明月中文 > 玄幻魔法 > 一世独尊 > 章节正文

上一页 | 一世独尊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第三百六十九章 风无恨

    第六百三十九章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荒芜的山谷中,回荡着从黑色窟窿中传出来的雷声,乌云之下,这般异象相当诡异。

    不过站在窟窿旁的一行人,却是神色兴奋,喜不自禁。

    武者修炼除却天赋、悟性之外,靠的就是奇遇了。

    这雷云宝库,虽说远远比不上上古星君的墓府,距今不过十五年。可那雷云子,终究是七魄全开的天魄境狠人,他的一生也充满传奇。所留下的珍宝,对血狼帮和三鹰堡的人来说,充满着巨大无比的诱惑。

    如今这诱惑就在眼前,谁又会去想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林云缓缓落下来,看着黑色的窟窿,思绪飞扬。这洞口,看上去像是魔窟一般,其中风雷之声不断,怕是贸然下去会有很大的危险。想要平安回来,怕是还要困难好几倍。

    “这老东西布置的灵阵,还真难弄。”

    血狼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抬头对手下使了眼色。

    呼哧!

    血狼帮帮众顿时跟着他腾空而起,不顾其中的凶险跃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!下去!”

    冷堡主咒骂一声,赶紧领着三鹰堡的人跟了下去,这种时候可不能被人甩下来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这山谷中央的窟窿,除了少数几人被留下来看守,几乎全都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封印?还是迷障?

    林云是想将在疑惑说出来的,不过显然,无论是血狼还是冷堡主,其实根本就不在意。

    就算不谈这些,贸然下去,难道就真的不怕凶险?

    除了阴阳境的强者,可以确保无伤之外,就算是阳玄境圆满的武者,在坠落之中也不敢保证。

    至于阳玄境小成的那些帮众,怕是有些悬了。

    这帮人,还真是将命不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林云不在多想,反正这等程度的风雷之力,肯定是无法伤到他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林云刚刚落下去,就听见一道道猛烈的风雷撞击之声,紧接着就是一声声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洞窟中,狂风呼啸,雷光爆闪。

    林云暗中运转苍龙九变,这等狂暴的风雷之力,瞬间就被他炼化不少。不仅没有伤到他,反而对这炼体神诀的修炼,起到了些裨益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跟上他。”

    冷堡主目光一扫,立刻察觉到林云身上的异象,其四周风雷之力明显要微弱许多。

    一行人压力,瞬间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半刻钟后,林云脚掌踏实,落到地面之上。血狼帮和三鹰堡的人,损失都有些惨重,阳玄境小成的武者,几乎都在坠落中被风雷撞击而死。

    三鹰堡的情况,稍稍要好一些,跟在林云身后避免了些损失,但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小子有些门道。”三鹰堡的三名宝主,暗中打量着林云,眼中皆闪过抹异色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不会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,再怎么样也就一个阳玄境大成的后辈,翻不出什么浪花。眼下,既然站在我们这边,好好利用一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三人老奸巨猾,脸色未变,可却在暗中传音。

    就在这双方人马,坠落到洞窟底部之时。

    呼哧!

    上方山谷之中,陡然响起刺耳的破空声,两道身影从天而落。左边一人,看上去十五六岁,可眼中神色,却是老练无比,给人些许诡异之感。其单手持剑,嘴角挂着一抹阴柔的笑意。

    其身上赫然弥散发着,一股强大的之极的阴阳境威压,实在让人惊诧不已。

    十五六岁就能达到阴阳境的修为,就算是放眼整个南华古域,那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妖孽。

    在其身旁,则是名灰衣老者,容颜苍老,皱纹密布,与这“少年”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血狼帮和三鹰堡的留守武者,立刻察觉到两人的气息,神色戒备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可话音刚出,山谷中便回荡起雷鸣般的剑意。那“少年”拔剑出鞘,身形闪烁,剑光起落剑,伴随着恐怖的雷霆之威,眨眼间就是十多道剑影,将这幽暗的山谷照的光芒闪烁。

    噗呲!

    守在窟窿旁的几人,瞬间惨死。

    “风无恨!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,坚持的时间稍稍长一点,当看到那少年容貌时,眼中神色惊恐无比。

    原来这“少年”便是风无恨,最近几月突然出现在旗镰郡的邪修。明明年过半百,可看上去容貌却像是十五六岁一般,一人一剑,屠灭了旗镰郡好些中型势力,令人闻风丧胆。

    林云最开始出现在三鹰堡时,还被人误会成风无恨。

    斩杀数人之后,风无恨取出一条娟秀的手帕,擦拭着溅射到脸上的鲜血。半响,取出一面镜子,颇为自恋的照了几番后,才满意的收好。

    一旁灰衣老者,暗中作呕。岔开话题道:“风无恨,你就这么放心,让三鹰堡的人和血狼打头阵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?宝图一共三份,我既然敢将最后一份,故意让血狼寻到,便有这个自信。只是有些意外,三鹰堡这帮人,居然也搀和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提到三鹰堡,风无恨的脸上闪过抹意外之色。

    显然有些没想到,三鹰堡也会掺合到此事之中,事情便多了些变数。

    不过也无所谓,仅仅是多了些麻烦罢了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看了风无狠一眼,这家伙身上的气息无限接近阴阳境大成,剑意更是颇为凌厉,底气倒是真足。

    半响,老者沉吟道:“雷云子身前虽说搜刮的珍宝数不胜数,可要说最珍贵的只有五样,噬血魔典、紫焰雷皇鞭、青木酒、绮梦花以及你师尊风雷剑留下的玄雷珠,不知道你看中了哪样?”

    风无恨悠然一笑,淡淡的道:“与我而言,这五样珍宝,自然是都能斩获最好。不过……我心中最想要的既不是噬血魔典,也不是我师尊的玄雷珠,而是他从花雨楼中强夺的驻颜丹。”

    驻颜丹,顾名思义,就是让容颜永驻,青春不老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顿时一阵无语,这风无恨的怪癖当真可怕,偏执到骨子里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玄雷珠我必须最先拿到,有了此珠,就算那两个老鬼联手,我也能轻松碾压。古岩大师,以你旗镰郡首屈一指的凌文造诣,不至于没法让我得手吧。”

    风无恨眼中闪过抹厉芒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。血狼帮请的傅大师,当年是被青麓书院赶出来的,不过徒有虚名。三鹰堡就一个小丫头勉强能看,怎么和我比!”

    原来这老者也不是声名显赫,正是旗镰郡中,灵纹造诣最强的古大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窟窿底部。

    两方人马都不知道上面发生的异状,暂作休整。

    才刚刚下来,伤亡便如之重,血狼和冷堡主脸色都显得有些难看。可眼下,也只有一条路走到底,回去已经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前面有个洞府!”

    没多久,血狼帮和三鹰堡的用来做探子的阳玄境圆满武者,同时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众人神情大振,喜不自禁,纷纷起身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在这两名探子的带路下,众人一路前行,在一处幽暗宁静的洞口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洞口石门紧闭,透着无尽诱惑。

    等相距只有十多米后,从石门缝隙中透过的微光,众人看清,门前还立着两尊雄伟的石雕。

    石雕高约半米,乃是两具猛虎,四肢着地,威猛霸气。

    在微光的映照下,这两具猛虎雕像,略显白净,光滑如玉。

    “这石雕?”

    林云隐约看去,感觉雕像有些古怪之处,但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其他人的目光,在这雕像上粗粗看了眼,落在了洞口上的四个古字上,再也无法挪开。

    “雷云宝库!”

    冷堡主神色兴奋,轻声念道一句,而后一手拍在了左边的猛虎头上,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就在他的手,落在雕像上的瞬间,地面陡然间剧烈的晃动起来。隐隐间,有虎啸激荡,回音不绝,震耳欲聋。这地底山洞,仿佛随时都要崩塌一般,配合着那虎啸之音,让人惊慌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!”

    血狼眼中冷眸如电,一下就落在了冷堡主身上,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冷堡主明显有些慌了神,呆呆的道:“我不知道,我就随便碰了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蠢货,你想害死我们不成!”

    血狼大怒,狠狠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就在这剧烈的晃动种,一名血狼帮的帮众,将宝库石门撞开,连忙喊道:“帮主,赶紧进来吧!”

    一行人顾不得许多,鱼贯而入,闪电般窜了进去。

    林云走在最后,神色冷静。

    将要进去之时,目光落在了冷堡主之前触碰的石雕上,眼中闪过抹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没有多想,抬手一掌拍在了虎头上。

    结果没有任何异动,看上去这两具石雕,都只是寻常雕像,并无其他玄机。

    “奇怪。”

    林云若有所思,难道这人,真的只是无意碰到的。

    思虑间,林云略有不甘,又是一掌拍在了右边的猛虎雕像上,依旧是毫无所获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冰冷的目光,从洞府中射了过来。又是那血狼帮请来的傅大师,他入洞之后,见林云没有跟进,立刻又盯上了。

    “这老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衣袖轻挥,林云闪身遁入宝库中。

    第六百三十九章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荒芜的山谷中,回荡着从黑色窟窿中传出来的雷声,乌云之下,这般异象相当诡异。

    不过站在窟窿旁的一行人,却是神色兴奋,喜不自禁。

    武者修炼除却天赋、悟性之外,靠的就是奇遇了。

    这雷云宝库,虽说远远比不上上古星君的墓府,距今不过十五年。可那雷云子,终究是七魄全开的天魄境狠人,他的一生也充满传奇。所留下的珍宝,对血狼帮和三鹰堡的人来说,充满着巨大无比的诱惑。

    如今这诱惑就在眼前,谁又会去想其他事情。

    林云缓缓落下来,看着黑色的窟窿,思绪飞扬。这洞口,看上去像是魔窟一般,其中风雷之声不断,怕是贸然下去会有很大的危险。想要平安回来,怕是还要困难好几倍。

    “这老东西布置的灵阵,还真难弄。”

    血狼嘴角露出一丝冷笑,抬头对手下使了眼色。

    呼哧!

    血狼帮帮众顿时跟着他腾空而起,不顾其中的凶险跃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!下去!”

    冷堡主咒骂一声,赶紧领着三鹰堡的人跟了下去,这种时候可不能被人甩下来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这山谷中央的窟窿,除了少数几人被留下来看守,几乎全都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封印?还是迷障?

    林云是想将在疑惑说出来的,不过显然,无论是血狼还是冷堡主,其实根本就不在意。

    就算不谈这些,贸然下去,难道就真的不怕凶险?

    除了阴阳境的强者,可以确保无伤之外,就算是阳玄境圆满的武者,在坠落之中也不敢保证。

    至于阳玄境小成的那些帮众,怕是有些悬了。

    这帮人,还真是将命不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林云不在多想,反正这等程度的风雷之力,肯定是无法伤到他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林云刚刚落下去,就听见一道道猛烈的风雷撞击之声,紧接着就是一声声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洞窟中,狂风呼啸,雷光爆闪。

    林云暗中运转苍龙九变,这等狂暴的风雷之力,瞬间就被他炼化不少。不仅没有伤到他,反而对这炼体神诀的修炼,起到了些裨益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跟上他。”

    冷堡主目光一扫,立刻察觉到林云身上的异象,其四周风雷之力明显要微弱许多。

    一行人压力,瞬间小了许多。

    半刻钟后,林云脚掌踏实,落到地面之上。血狼帮和三鹰堡的人,损失都有些惨重,阳玄境小成的武者,几乎都在坠落中被风雷撞击而死。

    三鹰堡的情况,稍稍要好一些,跟在林云身后避免了些损失,但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小子有些门道。”三鹰堡的三名宝主,暗中打量着林云,眼中皆闪过抹异色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不会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没必要,再怎么样也就一个阳玄境大成的后辈,翻不出什么浪花。眼下,既然站在我们这边,好好利用一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三人老奸巨猾,脸色未变,可却在暗中传音。

    就在这双方人马,坠落到洞窟底部之时。

    呼哧!

    上方山谷之中,陡然响起刺耳的破空声,两道身影从天而落。左边一人,看上去十五六岁,可眼中神色,却是老练无比,给人些许诡异之感。其单手持剑,嘴角挂着一抹阴柔的笑意。

    其身上赫然弥散发着,一股强大的之极的阴阳境威压,实在让人惊诧不已。

    十五六岁就能达到阴阳境的修为,就算是放眼整个南华古域,那也是凤毛麟角般的妖孽。

    在其身旁,则是名灰衣老者,容颜苍老,皱纹密布,与这“少年”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血狼帮和三鹰堡的留守武者,立刻察觉到两人的气息,神色戒备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可话音刚出,山谷中便回荡起雷鸣般的剑意。那“少年”拔剑出鞘,身形闪烁,剑光起落剑,伴随着恐怖的雷霆之威,眨眼间就是十多道剑影,将这幽暗的山谷照的光芒闪烁。

    噗呲!

    守在窟窿旁的几人,瞬间惨死。

    “风无恨!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,坚持的时间稍稍长一点,当看到那少年容貌时,眼中神色惊恐无比。

    原来这“少年”便是风无恨,最近几月突然出现在旗镰郡的邪修。明明年过半百,可看上去容貌却像是十五六岁一般,一人一剑,屠灭了旗镰郡好些中型势力,令人闻风丧胆。

    林云最开始出现在三鹰堡时,还被人误会成风无恨。

    斩杀数人之后,风无恨取出一条娟秀的手帕,擦拭着溅射到脸上的鲜血。半响,取出一面镜子,颇为自恋的照了几番后,才满意的收好。

    一旁灰衣老者,暗中作呕。岔开话题道:“风无恨,你就这么放心,让三鹰堡的人和血狼打头阵?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?宝图一共三份,我既然敢将最后一份,故意让血狼寻到,便有这个自信。只是有些意外,三鹰堡这帮人,居然也搀和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提到三鹰堡,风无恨的脸上闪过抹意外之色。

    显然有些没想到,三鹰堡也会掺合到此事之中,事情便多了些变数。

    不过也无所谓,仅仅是多了些麻烦罢了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看了风无狠一眼,这家伙身上的气息无限接近阴阳境大成,剑意更是颇为凌厉,底气倒是真足。

    半响,老者沉吟道:“雷云子身前虽说搜刮的珍宝数不胜数,可要说最珍贵的只有五样,噬血魔典、紫焰雷皇鞭、青木酒、绮梦花以及你师尊风雷剑留下的玄雷珠,不知道你看中了哪样?”

    风无恨悠然一笑,淡淡的道:“与我而言,这五样珍宝,自然是都能斩获最好。不过……我心中最想要的既不是噬血魔典,也不是我师尊的玄雷珠,而是他从花雨楼中强夺的驻颜丹。”

    驻颜丹,顾名思义,就是让容颜永驻,青春不老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顿时一阵无语,这风无恨的怪癖当真可怕,偏执到骨子里了。

    “不过玄雷珠我必须最先拿到,有了此珠,就算那两个老鬼联手,我也能轻松碾压。古岩大师,以你旗镰郡首屈一指的凌文造诣,不至于没法让我得手吧。”

    风无恨眼中闪过抹厉芒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放心。血狼帮请的傅大师,当年是被青麓书院赶出来的,不过徒有虚名。三鹰堡就一个小丫头勉强能看,怎么和我比!”

    原来这老者也不是声名显赫,正是旗镰郡中,灵纹造诣最强的古大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窟窿底部。

    两方人马都不知道上面发生的异状,暂作休整。

    才刚刚下来,伤亡便如之重,血狼和冷堡主脸色都显得有些难看。可眼下,也只有一条路走到底,回去已经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前面有个洞府!”

    没多久,血狼帮和三鹰堡的用来做探子的阳玄境圆满武者,同时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众人神情大振,喜不自禁,纷纷起身。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在这两名探子的带路下,众人一路前行,在一处幽暗宁静的洞口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洞口石门紧闭,透着无尽诱惑。

    等相距只有十多米后,从石门缝隙中透过的微光,众人看清,门前还立着两尊雄伟的石雕。

    石雕高约半米,乃是两具猛虎,四肢着地,威猛霸气。

    在微光的映照下,这两具猛虎雕像,略显白净,光滑如玉。

    “这石雕?”

    林云隐约看去,感觉雕像有些古怪之处,但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其他人的目光,在这雕像上粗粗看了眼,落在了洞口上的四个古字上,再也无法挪开。

    “雷云宝库!”

    冷堡主神色兴奋,轻声念道一句,而后一手拍在了左边的猛虎头上,兴奋无比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就在他的手,落在雕像上的瞬间,地面陡然间剧烈的晃动起来。隐隐间,有虎啸激荡,回音不绝,震耳欲聋。这地底山洞,仿佛随时都要崩塌一般,配合着那虎啸之音,让人惊慌不已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!”

    血狼眼中冷眸如电,一下就落在了冷堡主身上,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冷堡主明显有些慌了神,呆呆的道:“我不知道,我就随便碰了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蠢货,你想害死我们不成!”

    血狼大怒,狠狠的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就在这剧烈的晃动种,一名血狼帮的帮众,将宝库石门撞开,连忙喊道:“帮主,赶紧进来吧!”

    一行人顾不得许多,鱼贯而入,闪电般窜了进去。

    林云走在最后,神色冷静。

    将要进去之时,目光落在了冷堡主之前触碰的石雕上,眼中闪过抹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没有多想,抬手一掌拍在了虎头上。

    结果没有任何异动,看上去这两具石雕,都只是寻常雕像,并无其他玄机。

    “奇怪。”

    林云若有所思,难道这人,真的只是无意碰到的。

    思虑间,林云略有不甘,又是一掌拍在了右边的猛虎雕像上,依旧是毫无所获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一道冰冷的目光,从洞府中射了过来。又是那血狼帮请来的傅大师,他入洞之后,见林云没有跟进,立刻又盯上了。

    “这老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衣袖轻挥,林云闪身遁入宝库中。

    【过度情节,我尽量写的稳一点。】
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,请按CTRL+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,以便以后接着观看!

上一页 | 一世独尊 | 下一页 | 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

如果您喜欢,请点击这里把《一世独尊》加入书架,方便以后阅读一世独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
如果你对《一世独尊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 点击这里 发表。